2020年,90后陸續步入而立之年。不拘一格的的90后創業者,生存現狀如何?

2020年到了,1990年出生的那批90后,也將陸續步入而立之年。當很多90后還在為年過30買車買房、娶妻生子而奔波勞碌的時候,也有一些90后少年老成、敢闖敢拼,成為了一名創業者,甚至已經成為了時代精英。

90后的打破常規:三十而立不再是創業的起點

10月17日,福布斯中國發布了30歲以下精英榜單,在娛樂領域,90后當紅明星肖戰、王一博、李現、楊超越等赫然在列。除此之外,很多優秀企業的90后創業者也名列榜單。

儒家經典《大學》里有句話:“修身、齊家、治國、平天下,《大學》里講的大學之道”,論述的就是如何成就崇高的德性和人格,怎樣成為經國濟世的人才。

而這句話所要表達的,也是兩個方面:其一,是儒家主張“天下為公”,人們應該共擔社會責任。既然社會成員都不是孤立的存在,就必須考慮公共意識和公共道德,自覺修身。

其二,由個人而家、國、天下,由身修到家齊、國治、天下平,這是一個具有內在邏輯聯系的過程。社會要取得大同與和順,人們就必須自覺修身。

只是,這個流傳了上千年的個人成長規律與內在邏輯,似乎被不拘一格的90后顛覆了。

90后的天馬行空:不循規蹈矩,不墨守陳規

早幾年,一位90后創業者余佳文,因為一款校園app產品“超級課程表”風靡一時,成為了互聯網圈,人人津津樂道的話題人物。與此同時,神奇百貨王凱歆、臉萌CEO郭列、泡否科技CEO馬佳佳與余佳文一起,幾乎成為了90后創業的標簽人物。

只是,很多人對于超級課程表CEO余佳文的印象,可能更多的來自他的高調與張揚。在《青年中國說》的一次節目上,他說過一段話:“我的公司全是90后,員工薪水自己開,我鼓勵員工之間吵架,吵不了就打,住院了我出錢。明年我會拿出一個億的利潤分給員工!”

余佳文的這段話,顯然是有些言過其實、夸大其詞了。雖然他張揚的性格被網友批評,但是也帶紅了其產品超級課程表。據說,節目現場也遭到了互聯網大佬、超級課程表的投資人之一的周鴻祎的怒斥。

而且,這位年輕人的豪言壯語,也在其后的表現中遭遇打臉。2015年,余佳文在《開講了》節目中表示,自己拿不出這么多錢給員工分紅,并調侃到自己要開一個“認慫會”。

雖然年輕人在創業的大舞臺上看似有些激進。但是,無論如何,就是這樣一群個性鮮明的90后,開創了年輕人下海創業的先河,也讓人們看到了新生代創業者的不拘一格、與眾不同。

縱然在他們的言辭、處世方面不一定成熟老到,會讓一些人不太適應。但是并不影響他們在創業這條九死一生的道路上,堅持按照自己的想法,讓公司生存、發展下去,甚至賺到真金白銀。從這方面來說,其不同常人的成功之處,也是值得人們學習和借鑒的。

90后的光芒萬丈:站在時代風口,順勢而為借力上位

相比較余佳文的年少輕狂,在90后創業者中,也不缺少步伐沉穩、不斷開拓、創新進取的一類人。

例如,2017年以來,在受資本熱捧的少兒編程領域,最有影響的企業項目之一:編程貓,顯得格外耀眼。令人驚訝的是,這個創業4年就獲得8輪融資、累計融資金額超過10億的風口項目,也是兩位不到30歲的年輕人在操盤。

他們就是編程貓的兩位聯合創始人李天馳、孫悅,他們分別任職公司CEO、CTO,并于2018年共同入圍了《財富》雜志中文版發布的40位40歲以下商界精英榜,與美團點評CEO王興、字節跳動創始人兼CEO張一鳴、大疆創新創始人汪滔等多位商界精英共同登榜。

據悉,編程貓是一個少兒編程平臺,成立4年以來,累計獲得學生用戶數千萬,合作學校7000多家,而其覆蓋市場的方式,也是互聯網用戶高速增長的典范,2015年,編程貓從C端市場悄然切入,然后在B端市場迅速爆發并與C端市場齊頭并進,已經呈現出根基已穩、銳不可當之勢。

由此,編程貓也從眾多的競爭對手中脫穎而出,更讓90后創始人李天馳和孫悅因為其睿智的眼光和超凡的開拓精神,成為時代翹楚、光芒萬丈。

90后的最后倔強:不以成敗論英雄,扛起社會責任的大梁

只是,即使是老成持重的創業者,其創業也是九死一生。在老一輩創業者眼中,少不更事的90后,過早創業,也難免會帶來一些社會問題。

相信身居一線城市的創業者,都對共享單車創業的那股熱潮記憶猶新。而最早開始進行共享單車創業的戴威,也是一名90后創業者,北大畢業后的他,有著國內高等學府的背景,也同樣有著曾經被《財富》雜志評為40位40歲以下商業精英的光環。

2018年底,共享單車風靡全國,在城市的街道上,我們會看到滿大街混雜著各種顏色的單車。

只是好景不長,隨著共享單車的項目先后崩盤,最早提出共享單車概念的ofo,也未能幸免,其遭遇的退押金危機,至今仍令無數人唏噓,甚至扼腕嘆息。

除了其預收押金的模式廣受詬病,甚至遭遇人民日報的批評以外,在ofo的用戶聽說其資金鏈出現問題,懷疑巨額押金被挪用后,更是陷入了萬劫不復的危機之中。

更夸張的是,據說那段時間,ofo公司門口,要求退押金的用戶排成一條條的長龍,甚至有的用戶排上幾天幾夜,也沒能把押金退回。

據媒體報道,雖然其創始人戴威在內部信中承諾,會為欠下的每一分錢負責,為每一個支持過ofo的用戶負責,但是對于已經對ofo喪失信心的用戶來說,這個口頭承諾無異于空頭支票,用戶根本并不買賬。相反,排隊退款的人數也是與日俱增,也讓ofo的經營壓力山大、如履薄冰。

有專業的財經媒體分析稱,ofo手握巨額的資本,原本可以借助其它平臺的資源與信用體系,呼風喚雨,讓這個事業風生水起。

但是可能因為ofo的創業團隊過于年輕,在與市場、資本的博弈過程中,屢屢做出不夠明智的決策有很大關系。甚至其在商業模式還不夠清晰的情況下,大肆引入資本,瘋狂擴張,最終因為資金問題陷入了危機,加上喪失了投資人與用戶的信任,不得已走在了瀕臨崩盤的境地。因此,與其說是退押金事件讓其無路可退,不如說這是一次空前的信用危機。

中國有句古語:嘴下無毛,辦事不牢。話糙理不糙。說的是,年輕人雖然有創業的滿腔熱血,卻容易被自信、理想沖昏頭腦,甚至因為涉世未深,不知道這個世界的殘酷與兇險,所以很容易就會踩坑,甚至跌入無底深淵,再也難以翻身。

90后的破繭成蝶:長江后浪推前浪,創業過程就是蛻變與成長

反觀90后之所以創業成風,其原因也是多方面的:

首先,互聯網時代,信息大爆炸,很多年輕人通過上網了解到了外面的世界,所以眼界相對較為開闊,加上90后一代的年輕人思維活躍,有非常多的創意想法與創新思維,所以很容易就會有創業的點子出來。

其次,90后的成長環境相對開放開放寬松,加上其父母對孩子并無過多約束,而且相對80后,家庭條件也相對較好,這代年輕人接受的也是最新潮的教育。所以,這一代的孩子相對成熟得更早,也更加具有創造力。

再次,近年,隨著國家大力扶持創業,以及雙創的口號與浪潮來襲,全民創業、萬眾創新已成趨勢。所以90后在這樣的創業氛圍下,也會按捺不住內心的創業激情,隨時都可能蠢蠢欲動。

最后,在創業資金方面,因為資本市場的推波助瀾,也讓年輕人創業沒有后顧之憂,所以才會將敢想敢干的個性發揚到底。因此,這一代年輕人,只要有任何一個新穎的創業想法,就可以借助資本市場的杠桿,得以快速落地。

只是,如開篇所述,創業有風險,甚至九死一生。沒有經過足夠職場熏陶的90后創業者,可能在企業管理流程、團隊建設與管理、掌控創業與資本運作的規律方面,還有諸多缺失。而這方面,一些年輕創業者激進過程中所栽的跟頭,就是明證。

雖然說年輕就是資本,90 后創業固然可以推進社會進步,帶動創業氛圍。但是如果項目定位不當,或經營不善,則不僅給自己的人生帶來毀滅性的災難,更會浪費社會資源,帶來社會負擔。

誠然,人們不應以成敗論英雄,也不能因為年輕人在創業過程中犯了錯誤、走了彎路,就遏制年輕人的無限創意、渴望改變世界的理想。而且對于年輕人來說,創業也是其磨練心性、自我成長的一種方式。

只是青春易逝,人生苦短。如果成長的代價是慘痛的失敗教訓,恐怕沒有幾個人的人生能經得起這樣的折騰。

因此,寧愿一腔熱血,蒙著眼睛在創業路上跌跌撞撞、一路狂奔,經過幾番折騰才發現自己還沒上路,不如整理好心情,先接受社會這所大學的洗禮,在經過了千錘百煉、修身齊家的過程后,看準方向,準備好了再出發。

2020年,愿步入而立之年的90后一代,能夠有更多創意,穩扎穩打的成為時代的寵兒、成為社會的中流砥柱。

本文由虎嘯商業評論(ID:managerclub)原創,如需轉載請通過公眾號后臺申請授權。

(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“經理人分享”,一個只為職業精英人群提供優質知識服務的分享平臺。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,致力于成為你的私人智庫。)

作者:虎嘯商業評論
來源:虎嘯商業評論